首页 >新闻动态 >群团之窗
省社科院院长王珺做客广东职工大讲堂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是调结构
2017-06-23 信息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6月19日,省社科院院长王珺主讲广东职工大讲堂。 南方日报记者 吴伟洪 摄

 

“从供给侧入手,以调结构为核心,靠深化改革来推动,整合起来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6月19日,在全省上下全面贯彻省第十二次党代会精神之际,知名经济专家、省社科院院长王珺教授做客广东职工大讲堂,围绕省第十二次党代会精神,深入浅出地为广东职工讲解当下我国经济发展主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王珺表示,与西方供给学派的主张不同,中国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以调结构为核心,而结构调整是为了提高配置效率。“短期增长主要看需求,中长期增长主要看结构。要避免衰落,增强动力,就要把结构放在重要位置上。”

●南方日报记者 黄应来 实习生 罗立兰 陈哲明

结构调整是为提高配置效率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经济发展主线。今年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工作作出了重要批示,即“四个坚持、三个支撑、两个走在前列”,“三个支撑”中第一个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怎么理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王珺说,我国自2008年以来经济出现了下行,也一直有下行的压力,供给方面有问题,需求方面也有问题,但综合来判断,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需求是投资、消费加进出口,供给是资本、劳动、效率,这三个方面就称为供给侧。

“过去一般是从需求观察,现在需求发生了变化,这就使我们的供给不适应需求的变化。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需求结构发生变化,供给方面如何适应需求变化来提高、增加有效供给,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王珺展开称。

事实上,供给侧改革并不是我国先提出来的,20世纪80年代美国总统里根就曾经提出过。据王珺介绍,当时受石油危机影响,经济出现萎靡,而凯恩斯主义不再灵验。里根政府采用了供给学派的理论,给企业减税,刺激企业扩大投资,增加就业。“这个逻辑对于推动当时美国经济的发展起到了一定作用。”

名称接近,但内涵却大不同。王珺表示,我国现在是从供给侧入手,但是我们深化改革的程度和力度要比美国大得多,因为我们的核心是要进行结构调整,而美国就是从供给侧着手,给企业减税、增加企业投资积极性、刺激经济,起到这个作用就行了,而我们从供给侧入手是要解决结构的深层次问题。

王珺认为,结构调整最重要是靠存量资源的流动,流动的目的就是提高配置效率,通过提高配置效率使结构发生变化,高收益的部门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不断提升,这是促进有效增长的来源。

他特别举例说明,小刘在A部门一个月赚3000元,他到B部门一个月能赚1万元,对小刘来说从A到B他的收益提高了,低收益部门的资源减少了,高收益部门的资源扩大了,这意味着资源得到了重新的分配,高收益部门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重提高,就推动了经济的增长,这就是配置效率提高带来的增长。

“调结构为什么要从供给侧入手呢?供给侧讲的就是资本和劳动,调结构就是资本和劳动通过市场活动进行自主地配置。”王珺进一步解释说。他又举例说明,如果你是企业家,你不愿意再生产茶杯了,于是将生产茶杯的设备卖掉,将这个钱拿出来投入到生产手机的行业中,所以手机行业不断扩大,茶杯行业不断收缩,这就是调结构。

王珺总结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从供给侧入手,为了有效的增长就必须要提高效率,要提高效率首先要解决配置效率,配置效率最核心就是资本和劳动的再配置。

供给跟不上 购买力外流严重

王珺指出,供给侧矛盾是当前经济增长中的主要矛盾。按经济学分析不难理解,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的需求就会发生变化,需求变了本来供给也要相应的变化,如果供给跟不上变化,那么矛盾的主要方面就来了。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经济飞速发展,居民收入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世纪80年代我国人均收入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不到1/5,现在则相当于全球的80%以上。按世界银行标准,我国当前已进入世界中高收入水平发展阶段。

随之而来的是,收入越高,人们对产品的安全、质量、个性、品种、档次的需求也越来越高。以方便面为例,2003年到2008年,我国方便面年销售额从42亿美元增至71亿美元,年均增长11.07%,2013年以来连续四年下降,2016年上半年下降6.7%,而2015年网上外卖食品价值超过了200亿美元,增长了55%。据王珺分析,一是收入水平提高对缺少营养的方便面需求减少,二是互联网与配送成本降低为网上外卖提供条件。

王珺称,随着收入的提高,需求发生了变化,假如国内不能提供有效的供给满足这种不断提高的需求,有购买力的这种需求,会出现几个方面的结果。首先就是国内购买力外流。他摆出一组数据,2015年全球奢侈品营业额中,中国消费者的消费占到了一半,为1168亿美元,其中78%是中国的消费者到国外旅游过程中购买的奢侈品,比如到瑞士购买手表、军刀。

第二个结果,我们提供不了有效的供给,人们需要的东西国内没有生产出来,生产出来的东西不需要,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产能过剩。比如,随着收入水平提高,茶杯还不断地扩大生产、不断上新项目,原来的茶杯大家都不需要这么多,于是就出现库存、出现积压,于是就过剩了。“现在的过剩在一定程度上实际上反映了低端的供给不适应不断提高的市场需求。”王珺称。

降成本关键在于软硬环境优化

如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呢?王珺认为,在推进新经济成长的过程中,改革要推进结构调整,结构首先是新带旧,没有新,旧的结构是没有办法转换的。在结构调整中首先要培育新的东西,这是最基本的,加速新经济的成长这是结构调整最核心的问题。

王珺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抓手是“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广东很快便贯彻落实了中央有关精神,《广东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体方案(2016—2018年)》已经公布。

王珺说,对于降成本,关键在于软硬环境的建设和完善,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就提到硬环境的建设核心就是基础设施,城市内和城市之间的城际轨道以及地下管网,比如说排水供水系统以及和通讯网络联系在一起的网络建设,这些便是硬件的建设。

软件环境的建设,就是要推进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王珺称,虽然广东省在这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但是也要看到,我们还是有很大空间,这也是省委省政府在重点抓的工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中所谈到的如何构建营商环境的优势,就是在这个领域怎样再进一步往前走,这和我们下一步的发展是有联系的。

“增加公共产品特别是优质公共服务的供给,也是我们下一步推进的重点。”王珺表示,现在要经常排长队的场景发生在小孩入学、医院就医等时候,好的学位总是一位难求、好的医生基本一号难求,这说明我们对公共品需求旺盛,特别是优质公共品存在短缺。经济建设主要解决人的安置就业,民生发展就是解决公平分配的问题,优质公共服务怎么有效提供是下一步我们改革发展的重点方向。

嘉宾名片

王珺教授,现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南方经济》杂志主编,广东经济学会会长。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他先后担任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岭南学院副院长、中山大学校长助理、中山大学文科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职务。2011年底调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学术研究集中于转型经济、制度经济学、企业理论、企业集群理论等。曾三次获得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并获广东省第二届“青年科学家奖”、广东省第二届优秀社会科学家奖、教育部第二届“高校青年教师奖”、全国宝钢优秀教师奖等称号。

     《南方日报》2017620